浸溪

阅读记录| 演戏,演戏。

○据他自己分析,刽子手向监刑官员和看刑的群众展示从犯人身上脔割下来的东西,这个规矩产生的法律和心理的基础是:一,显示法律的严酷无情和刽子手执行法律的一丝不苟。二,让观刑的群众受到心灵的震撼,从而收束恶念,不去犯罪,这是历朝历代公开执刑并鼓励人们前来观看的原因。三,满足人们的心理需要。无论多么精彩的戏,也比不上凌迟活人精彩,这也是京城大狱里的高级刽子手根本瞧不起那些在宫廷里受宠的戏子们的根本原因。”

○在演出的过程中,罪犯过分地喊叫自然不好,但一声不吭也不好。最好是适度地、节奏分明的哀号,既能刺激看客的虚伪的同情心,又能满足看客邪恶的审美心。师傅说他执刑数十年,杀人数千,才悟出一个道理:所有的人,都是两面兽,一面是仁义道德、三纲五常;一面是男盗女娼、嗜血纵欲。面对着被刀脔割着的美人身体,前来观刑的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节妇淑女,都被邪恶的趣味激动着。凌迟美女,是人间最惨烈凄美的表演。 

○“总督说,腰斩不好,让犯人死得太快,起不到震慑刁民的作用。他希望能有一种奇特而残酷的刑罚,让犯人极端痛苦但又短时间死不了。总督说,他希望执刑后,还能让犯人活五天,最好能活到八月二十日,青岛至高密段铁路通车典礼。”

○让人忍受了最大的痛苦才死去,这是中国的艺术,是中国政治的精髓……

○这是咱们猫腔历史上一个庄严的时刻,常茂发自内心的歌唱和诉说,比起女人们呼天抢地的哭诉和男人们没有眼泪的瞎咧咧,分明是高出了一根竹竿。它给予悲痛者以安慰,给予无关痛痒者以享受,是对哭哭啼啼的传统葬礼的一次革命,别开了一个局面,令人耳朵和眼睛都新鲜。就好像信佛的看到了西天的极乐世界,天花乱坠;又好像满身尘土的人进了澡堂子,洗去了满身的灰尘,又喝下去一壶热茶,汗水从每个毛孔里冒出来。

○他的眼睛里突然迸发出了灿烂的火花,把他的脸辉映得格外明亮——比月光还要明亮。余看到血从他的嘴里涌出来,与鲜血同时涌出的还有一句短促的话:“戏……演完了……

“才突然明白,我在这部小说里写的其实是声音。”(莫言《<檀香刑>后记》)

阅读记录| “谁杀死了知更鸟”

○“你永远不可能真正了解一个人,除非你从他的角度去看问题……除非你钻进他的皮肤里,像他一样走来走去。”

○说脏话是每个孩子都要经历的一个阶段,随着他们的成长,等他们知道那样并不能引人注意,变回改掉坏习惯。

○试着用头脑去抗争。

○知更鸟只唱歌给我们听,什么坏事也不做。它们不吃人们园子里的花果蔬菜,不在玉米仓李做窝,它们只是衷心地为我们唱歌。这就是为什么杀死知更鸟是一种罪恶。

○“给黑鬼帮腔”只是一种无聊的称呼——愚昧低贱的人每当觉得有人关爱黑人胜过关爱他们的时,就会拿它来骂人。宝贝,如果别人认为那是一个下贱的称呼并用来骂你,对你来说永远构不成侮辱。它只能显示那个人有多可怜,它不能伤害你。

○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

○“优秀的人”是指那些根据自己的见识尽力而为的人。

○我之所以这样生活,是因为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他的本性还没有被破坏。等他再长大些,就不会觉得恶心,不会再为此哭泣了。也许事情会让他震惊——觉得不对,但他不会再哭了,过几年他就不会再为此哭泣了。

○当你最终了解他们时,你会发现,大多数人都是好人。

拉得利家人不选择与人交往,在梅科姆是个不可原谅的怪癖;
居民彼此让步达成协议,允许尤厄尔家人属于的那个群体存在,可以不修边幅,可以白日打猎,其他人可选择性看不见;
杰姆被阿蒂科斯叫去为杜博斯太太念书,杜是个瘾君子,决心在死前戒除吗啡,要干干净净地离开这个世界,不依赖任何东西。
“她死得了无牵挂吗?”“像山岚一样轻盈。”
阿蒂科斯为小时候打死一只知更鸟而耿耿于怀,并选择在一个歧视黑人的环境中为汤姆辩护,“不要说‘为黑鬼辩护’……至少现在,有一个人不这么说了。”他对斯库特说,如果他不为汤姆辩护,那么兄妹俩就不用再听他的了。

希望自己今后可以成为阿蒂科斯这样的家长,温柔而坚韧。
以及“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阅读记录| “晚风吻尽荷花叶,任我醉倒在池边”

“去吧,阿青,你也要开始飞了。这是你们血里头带来的,你们这群在这个岛上生长的野娃娃,你们的血里头就带着这股野劲儿,就好像这个岛上的台风地震一般。你们是一群失去了窝巢的青春鸟。如同一群越洋过海的海燕,只有拼命往前飞,最后飞到哪里,你们自己也不知道——”

阿凤一次次从小草屋里溜掉,开始逃亡。
阿青一次次返回被父亲逐出的家门,又一次次去往莲花湖的黑暗王国。
老鼠抱紧怀中的百宝箱,里面全是不值钱的鸡零狗碎。
吴敏一颗心被张先生坠坠地吊着。
小玉攀上的每个干爹,都是可能让他去日本的跳板。
故事的最终,“桃源”已倒,“安乐乡”倾覆,傅老爷子归天,老鼠入监,小玉去往心心念念的日本当Gay Bar花魁,吴敏照顾中风的张先生和出狱的父亲。
阿青又回到了莲花湖,王国换了一批新人,老人们又讲述着上一代人的故事,野凤凰的传说在代代人的口中永生,一切好像都没变。
一切好像都没变。他们最初在王国里相遇,各自走散,终有一天,在王国里重聚。
阿青说,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莲花湖是萤火如豆的希望,"孽子“唯一的避难所。国民在命运的骰盅里摇晃,在狂风暴雨中被抛上顶端,谁都没有挣脱开这个桎梏。
白先勇先生在序中说:“写给那一群, 在最深最深的黑夜里, 犹自彷徨街头, 无所依归的孩子。现实中无数的"孽子"被逼到绝境,他们的未来在何处,书中也没有答案。

“晚风吻尽荷花叶,任我醉倒在池边。”——五月天《拥抱》

阅读记录| 《树犹如此》,人以何堪

○那时他对理论物理还充满了信心热忱,我们憧憬,人生前景是金色的,未来命运的凶险,我们当时浑然未觉。

○国祥预测:「这三棵柏树长大,一定会超过你园中其他的树!」

○我哀痛王国祥如此勇敢坚忍,如此努力抵抗病魔咄咄相逼,最后仍然被折磨得形销骨立。而我自己亦尽了所有的力量,去回护他的病体,却眼看着他的生命一点一滴耗尽,终至一筹莫展。我一向相信人定胜天,常常逆数而行,然而人力毕竟不敌天命,人生大限,无人能破。 

○我执着国祥的手,送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霎时间,天人两分,死生契阔,在人间,我向王国祥告了永别。 

○我与王国祥相知数十载,彼此守望相助,患难与共,人生道上的风风雨雨,由於两人同心协力,总能抵御过去,可是最后与病魔死神一搏,我们全力以赴,却一败涂地。

○我替王国祥料理完后事回转圣芭芭拉,夏天已过。那年圣芭芭拉大旱,市府限制用水,不准浇洒花草。几个月没有回家,屋前草坪早已枯死,一片焦黄。由于经常跑洛杉矶,园中缺乏照料,全体花木黯然失色,一棵棵茶花病恹恹,只剩得奄奄一息,我的家,成了废园一座。 

○冬去春来。我园中六、七十棵茶花竞相开发,娇红嫩白,热闹非凡。我与王国祥从前种的那些老茶,二十多年后,已经高攀屋簷,每株盛开起来,都有上百朵。春日负暄,我坐在园中靠椅上,品茗阅报,有百花相伴,暂且贪享人间瞬息繁华。美中不足的是,抬望眼,总看见园中西隅,剩下的那两棵义大利柏树中间,露出一块楞楞的空白来,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 


高中时语文老师说,在情感最强烈的时候,不要急着直接抒情,把视角放到其他地方,反而能得到更好的效果。

 

比如《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比如《项脊轩志》中的“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亭亭如盖矣。”

 

比如《小狗包弟》里的“隔壁房屋里增加了几户新主人,高高墙壁上多开了两堵窗,有时倒下一点垃圾。当初刚搭起的葡萄架给虫蛀后早已塌下来扫掉,连葡萄藤也被挖走了。右面角上却添了一个大化粪池,是从紧靠着的五层楼公寓里迁过来的。少掉了好几株花,多了几棵不开花的树。”

 

P大写甘棠先生离开四十八寨,写的是“那天,四十八寨漫山的苍翠欲落,碧涛如海,微风扫过,簌簌而鸣。”

 

“桃花依旧笑春风”“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

 

每字每句都是一把刀。


 


杂谈 | 当我们在谈论性教育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发布了长文章:杂谈 | 当我们在谈论性教育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点击查看

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问题

Ikarasu:



  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


  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语气太强横,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知是一种罪。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我不知道”来推诿。






  首先是宠物问题。


  因为我是个鸟痴,所以经常有人@ 我各种鸟类的“萌照”,我几乎没有转发过。


  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不是萌,是可怕。


  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达方式不一样,很多人类认为非常可爱的表情,是动物受到严重惊吓后所激发的应激反应。比如炸开羽毛、尽量使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更庞大一些以威吓敌人;竖起脖颈处鲜艳的羽毛、试图吓退天敌;睁大/闭起眼睛一动不动、给敌人造成假死的错觉……这些都是动物的自保手段。


  是受到惊吓后的反应。


  但是太多的人大喊着“可爱”,拼命转发——我曾问一个认识的姑娘:“你已经知道这是受惊的图片,为何还要转它”。


  对方的回答是:“哎呀,我就觉得可爱而已,转一下又没什么事。”




  转一下没什么事。


  很多营销号的宠物图片来自推特,这些推特用户大部分是日本——日本是亚洲野生动物/宠物走私最严重的国家。


  可以说是一种狂欢节般的灾难。


  有些动物不可以家养,但因为大家觉得“好可爱,只要可爱就没问题”不问缘由地购买,才促使一整个野生动物走私产业链变得更加完善。


  如果有一万个人转发,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弄了一只来养着玩,那对那只野生动物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之前有人说南非犰狳非常可爱,然后中国海关查获了一批试图走私进口的犰狳蜥。


  一是野生动物不适合家养——你没有专业的动物知识,无法很好照顾它,不是所有事情有爱就能够解决。大学教授的妻子是动物保育员,在动物园和饲育所工作,有专门的执照——她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知道如何处理一切突发情况。


  实际上,很多国家如果想养爬行类宠物,需要获得专门的执照——比如澳洲,蜥蜴和蛇的私养就需要执照。犬类出生需要免疫驱虫疫苗芯片。


  这种做法很好。




  另一方面,走私进口物种会对当地土生物种造成潜在威胁。


  巴西龟和鳄龟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况且大部分走私动物是不会有免疫检验的,随身有可能携带大量寄生虫。


  对寄生虫没概念的,可以去看看《邪恶的虫子》这本书。希望减少一点你想养野生动物的冲动。


  很多走私宠物来自非洲、东南亚,这些地方是寄生虫病的重灾区,就算一个人公德心稀缺对走私没有任何感触——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也请不要干这种事情。






  很多人因为无知,所以显得无谓与无畏。


  这在我看来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止是野生动物方面,其他很多方面也是。


  央视鉴宝曾经公开播出鹤顶红——很多人不知道所谓的“一黑二白三红”是什么东西。黑是犀牛角,白是象牙,红是鹤顶红——盔犀鸟的头盖骨。


  这三样全是走私品。盔犀鸟是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目前市面上所有流通的鹤顶红基本都是通过走私进口。


  作为央视节目,然公开播出这种东西,可谓法制意识之稀薄。


  这种无知是一种罪,非常可怕。




  同学家做珠宝生意,专门从缅甸、越南、新疆采购玉石和木材进行加工贩卖。


  有一次店里进来一个客人,戴着红手串,对朋友炫耀。


  因为专业不同、朋友家三代专门做玉石生意,对骨玩、生物制品一窍不通,对方又含糊其辞,所以她跑过来问我鹤顶红是什么东西。我回答是盔犀鸟头骨。


  朋友气得破口大骂:“你把别人杀了、把它头骨做成佛珠戴在手上,还希望佛祖保佑你?佛祖保佑你下十八层地狱!”


  无知所以无谓与无畏。


  这种无畏令人毛骨悚然。




  还有一个话题说到我容易爆炸,是熬鹰。


  明面上没什么人提,但是私底下这种论坛和交流群很多。玩鹰的人不在少数。


  熬鹰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


  很多人曾经跟我说,驯养猎鹰是少数民族的传统、要得到保护。


  有的是世代驯养,这个先不讨论。




  有的是捉野生鹰类来驯养,对于这种——


  只想回答两个字:放屁!


  西藏解放之前,农奴制和土司制度也是传统,怎么不和我谈谈活人献祭是少数民族的传统需要保护?


  南北战争之前,黑人奴隶制也是传统,怎么不去大街上找个黑人聊一聊?




  有人说,人和动物毕竟不一样。人有人权,动物低等。


  何等自大的想法。


  地球不需要你担心、宇宙不需要你担心——就算是火星,也曾有过大气层和液态水。没有什么是永存不灭,就算是太阳系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消亡——在此之前,更加瞬息短暂的只会是人类的文明。


  你都不担心自己,还指望大自然替你担心吗。


  人类从事文明活动以来,物种消亡的速度加快了上千倍——直隶猿猴、渡渡鸟、旅鸽……这些物种早已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早几个世纪,旅鸽是多么铺天盖地的生物,只用了短短的一百年不到,就销声匿迹、然后灭亡了。


  就目前人类的科技手段而言,这种消亡的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


  更可怕的是,太多的人类没有意识、或者选择不去意识到这一点。




  我对猫狗并无执念。


  但我对野生动物有太深的执念。


  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保护的动物。太多太多。那些全球变暖导致北极熊死亡、海洋垃圾导致海龟窒息、石油泄漏令鸟类中毒、野生动物走私和盗猎的新闻,让我愤怒得无法入眠。


  并不是做人太认真。很多人笑着说:“对这种事情太认真你是不是傻。”


  总要有人试着站出来做点什么——总要有人。


  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当成其他人的事。如果你不站出来,你就永远只能指望其他什么人站出来——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不如回家睡觉。




  之前和扑克参加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时候,一个当地的Local过来和我们聊天,他拍摄鸟类,从北美到南美,追逐着候鸟与非候鸟的轨迹,穿越过不同的大洲、漂洋过海。


  活动做完,我们去咖啡厅喝茶,他说看到过太多的人捕鸟,用细小的网眼,拦截在鸟群途经的路上。


  世界大同。


  气得几乎落泪。


  每年总有几次,都会觉得“人类文明怎么还没完蛋”的消极想法,然后这种想法又变成了“为了让人类文明不要完蛋,我要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




  今天和基友主要聊的是翠鸟摄影,所以引发了这么多感慨。


  对于一个能够辗转各地、坚守六年、只为拍摄那千分之一秒瞬间的人,我非常敬佩。


  这种人值得尊重。


  因为去迈阿密的大沼泽蹲拍过水鸟,所以知道这种坚持是多么困难多么不容易——我们只蹲守了两天,一动不动呆在那里,每个晚上回到旅馆,一洗脸被晒伤的皮肤都会哗啦哗啦地往下掉落,胳膊上全是水泡。


  你涂再厚的防晒霜都没有、穿长袖长裤也没用。


  汗如雨下一动不动就是一整天。


  用六年坚持做一件事情,值得最崇高的敬意。




  相比之下,问为什么不用后期PS的人——无知真的会带来无谓和无畏。


  你们眼里绝妙的好照片,可能只有印尼摄影师的摆拍。为了追求画面的色调美可以动用大量后期PS技术、为了追求构图美可以不惜掰折动物关节拗造型。那些树蛙脚踝处的淤血你们永远看不见、也永远不会去试图了解一组所谓“好照片”背后是什么样的拍摄手法,因为你们无知。


  你们不是被动无知,你们是选择性无知,把无知当成一种骄傲的资本,“我不知道所以你能怎么样?”


  对于这种摄影师和这种人,我只想说:祝全家吃屎。








  因为年轻所以有不知道的东西,这不是罪过——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每次和人交谈只会觉得自己更加愚钝贫乏。


  但当你接触到一件事,你可以选择学习它。


  这是一个(某种意义上而言)最好的时代——你所需要的所有知识,都能在网络上找到,你问出的再白痴的问题,都会有人替你解答。


  我最开始玩模型,连需要什么工具都不知道,我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最简单的方法:问百度、翻说明书。


  那么多的资料、开放的电子图书馆、在线课程。


  学习不是一个令人感到羞耻的过程。


  它令你充实。


  但有的人宁愿抱着“我不知道,所以你没资格批评我,不然你就是欺负弱者。但我批评你批评错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这样的想法。


  祝吃屎愉快。






  基友说的很对,我这人行事风格暴力、观念武断。


  没什么好说的,所有和我不是一个物种的访客,我不用多费精力和你解释,直接拉黑。在很多事情上,无知即是一种罪过。


  所谓“不知者不罪”只是装点门面的。


  因为无知所带来的伤害,并不会比蓄意伤害所带来的灾难更小。





【杂谈】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跳起来骂抄袭作是辣鸡

希望反抄袭不再是圈地自萌的事情

黄油:

※写在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的今天。


※补充楚乔传抄袭始末


开放站内转载 转载到空间/票圈注明作者即可 一起为反抄袭献力吧!



首先来介绍一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的作者,中国著名“中文翻译学家”唐七公子


↑这是一个黑料汇总贴↑ 


如何评价唐七抄袭事件爆出后无任何影响仍有数万粉丝追捧?


对唐七抄袭情节有多么严重,她的为人究竟有多恶心还不太了解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


担心辣眼睛的就不必去了,黄油为你总结了八个大字:抄袭无耻,天理难容!


 


小科普时间结束,我们正式来聊一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部电影


黄油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是看到了一条这样的动态



这段话看起来赳赳有力,归纳起来就是两个观点,个个都漏洞百出:





错误观点一  作品只要好看就行了,英雄不问出处



 


黄油在视频网站的广告里看过ssss电影的预告片,说句实话,看起来真的不错。卡司美如画,特效吊炸天。让人不由得想去大影院里体验一下。


从导演组访谈到花絮预告来看,ssss电影怎么看都有一种“高质量国产大片”的既视感。


写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非常好看,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觉得不行”评价的人,我相信她们是真的去院线看了片子,并且真心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是这样的“好看”才让人害怕。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配好看!


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过去而买单。


为什么在有些地区,剽窃抄袭的现象比较罕见?那是因为一旦这种恶劣行为被发现,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些地区的人绝对不是生来就比中国人要品德优良。兴许也想要走捷径的人当然有,只是风险太大,他们实在不敢罢了。


随着韩春雨撤稿,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事件又被翻出。在她学术不端的行为被曝光之后,小保方晴子几乎从众人视野中绝迹,每次出现必定要泪流满面鞠躬谢罪,两个导师更是一个辞职一个自杀,震动日本乃至全世界。


看到小保方晴子下场这么惨,那么,圆晴子、三角晴子捏造数据之前,会不会仔细考虑一下“这样做是不是风险太大?毕竟如果被发现,我的一辈子就彻底毁了”,她们会不会放弃这种邪恶的念头,而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工作呢?


而在公民版权意识不那么强的地区和时代,抄袭造假的后果并不严重,比起可能得到的金钱荣誉来说,简直可以忽略。


唐七公子这样一个从08年就开始被反复爆出抄袭、人品不端的作家,现在居然能够新书大卖,作品改编成爆红上星电视剧,电影请到了一众当红演员、著名创作团队,有数以千万记的粉丝狂热追捧……这一切对于那些想要走抄袭捷径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启迪呵!


于是他们一个个的也开始抄袭,把别人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孩子抢走,强行包上自己的衣服。


——被骂?不要紧的,网民的忘性大得很。唐七之前被骂得何等凄惨,后来不也好了么?电视剧红了一把,电影又那么好看,一下子就洗白了呀。我以后一定也能这样!


《楚乔传》小说的作者潇湘冬儿,现在也应该在这样安慰自己吧——没关系呀,电视剧这么好看这么火,还有赵丽颖林更新的粉丝给我撑腰,我很快就会洗白的。洗不白也不要紧,版权卖了那么多钱,够我吃到下辈子了!


【补充:楚乔传抄袭事件始末


更可怕的是,惨遭抄袭的萧如瑟发布维权公告后,还被一群《楚乔传》粉丝围攻“你为什么要等到电视剧宣传的时候来讲这些你就是想讹钱!”


 见到此情此景,谁不寒心?还有几个原创作者会有动力坚持下去?


台阶坍塌了,那些建造在它们上面的,状似华美的宫殿,也都会全盘崩溃的。


所以,请不要再以“好看就足够”为借口来支持抄袭作品。


只有好看是不够的,抄袭作品就是从那些破土之日就开始长歪的树,如果不及时砍掉,总有一天会砸死树下的一堆人——甚至包括那些曾经高呼着“它这么可爱你们为什么要伤害它”的人。





错误观点二 我们一定要多去看国产电影,这样国货才能崛起




中国的电影,武斗比不上好莱坞大片,文戏比不过欧洲文艺片,日韩也年年都在出甩国产几条街的好电影——哪怕是再相信“国产电影在崛起!”的人也不能昧着良心否认这一点,是不是?我们的确需要进步,需要崛起。


要想国产电影崛起,每个人都应该去支持它。可是什么叫做支持?不是看见一部什么国货上映就去疯狂打call,这不叫支持,这叫助长歪风。


带过孩子的人都知道,小孩子么,需要夸奖需要小红花来哄着,但大人决不能一直哄着他。听见他大声喧哗要去及时制止,看见他乱拿别人的东西更应该严肃呵斥甚至责打——这样才能帮他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让他成为一个发育完全的人。


电影方面亦如是。为好电影喝彩贡献票房,给烂片差评,把“我们不是好糊弄的!”这句话甩到所有不走心电影的脸上——这种做法才是真正的支持


郭敬明的“爵迹”电影票房扑街,众人都欢欣雀跃。为什么?倒不是大家都跟郭敬明有仇,恨不得他亏本破产,而是太开心了——我们国人终于擦亮了眼睛,不会被这种粗制滥造的腌臜货骗钱了。那既然知道赚不到钱,那些商人以后还会投资烂片吗?他们也会开始掂量一下,觉得“诶这钱好像不大好赚,那还是投资用心制作的电影吧,比较有潜力”了吧。


只有投资者、创作者、演员们都开始用心了,我们才有希望做出超越好莱坞的电影,才能让“我不喜欢好莱坞大片我就爱国产电影”这句话听起来不那么酸葡萄,不是吗?


而用抄袭作改编电影,别说用心了,这根本就是没有心好吗。




最后心疼一下杨洋、刘亦菲以及所有参演人员的粉丝们


这么养眼,这么俊秀的两个人,被人捧在心尖上的偶像,和抄袭作品扯上了关系,他们的百科里会写上“主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名字一辈子和抄袭作品挂上钩……真是想想就说不出的心痛。


黄油已经看见有好几个刘亦菲的粉丝已经表示绝不会去看ssss,更不去宣传,恨不得这个电影票房扑街石沉大海,让别人永远忘记菲包这件黑历史。


我也觉得这是所有演员粉应该做的,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偶像走的更远,而不是为了一点流量丢失前程的话。


总之,我们不能沉默,不能让抄袭者逍遥在外还赚得盆满钵满,不能让抄袭作品挤占掉原创优秀作品的份额。


我们要让那些妄想踩着别人的心血往上爬的人知道,大家没有那么好糊弄!


这样的行为不用等到“多行不义必自毙”,毕竟天谴太遥远,无耻的抄袭者应该受到所有人的谴责,受到法律的惩治,越快越好!


PS,悄悄唠两句韩春雨事件。


学术造假和抄袭一样,实施成本低,追究成本高。


但是小保方晴子事件里,Nature方面说自己是借助了RIKEN(小保方晴子所在的研究中心)的积极追查举证才坐实了她的造假。


而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哦呵呵呵呵……


之前有好多学界人士做重复试验来质疑,听说韩春雨自己早就坐不住了想撤稿,但是最终还是拖到了现在,招生录取结束之后,哦呵呵呵呵……


大环境如此,怎样才能让那些无耻之徒不敢放肆呢?也只能靠大家了。


我们都是普通人,声音小小的,大资本家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大家若能并肩而立,向着同一个方向发声,也许能唱出一首不普通的歌来。